EMBA讲堂

020—85220049
020—85220050
管理研究

林学军:利用“一带一路”推进人民币国际化
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7-05-23  点击次数:237

1998年发生东南亚金融危机,2008年又发生美国金融海啸,这些事件给全球经济带来严重的影响。究其原因,主要有以下几点:一是在现有的体制下,美元的权利和责任不对称,独揽铸币税,只顾国内政策而不顾国际影响,过多地发行本国货币,造成美元泛滥,汇率波动大,危机频繁出现。二是美国的贸易逆差不断扩大,美元的特里芬难题难以解决。三是美国为刺激经济发展,国债规模不断扩大,已经达到寅吃卯粮的地步,美元的信用已经透支。因此,迫切需要改革国际货币体系,形成币值和汇率相对稳定、权责比较均衡、有利于国际贸易和投资、促进全球经济发展的国际货币体制。

中国在改革国际货币体系中应承担相应的责任

改变当前国际货币体系有以下比较可行的策略:一是扩大SDR的使用,让它成为真正的世界货币,不仅仅用于政府间的结算、储备、偿债等,还可以用于一般贸易结算和国际投资。二是将人民币国际化,发展美元、欧元和人民币等多种货币作为国际货币,形成多极的国际货币体系,相互竞争,相互制约。

在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进程中,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应当承担起相应的责任。一是利用IMF、G20峰会等国际组织,探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,形成国际共识。二是利用人民币加入SDR篮子的机会,努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。人民币国际化既有利于本国经济,也有利于国际经济。

中国于1993年逐步开展经常项目自由兑换,拉开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序幕。近年来,我国政府加速金融改革,在金融市场开放、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,又相继在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、新加坡、伦敦、巴黎、法兰克福、首尔、卢森堡、多哈、多伦多、悉尼等地建立人民币清算银行,还与26个国家或地区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,互换规模达35412亿元人民币。

经过多方努力,到2015年底,据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《人民币国际化报告》,人民币国际化指数(RII)达到3.6,五年时间增长超过十倍,可谓成就卓著。(1)经常项目人民币结算规模保持较快增长。2015 年,经常项目人民币结算金额 7.23万亿元,同比增长 10.4%。(2)人民币在跨境直接投资中的使用越来越广泛。2015年,跨境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金额23233亿元,同比增长121.6%。(3)人民币进入多国的国际储备。据IMF统计,截至2016年第四季度,全球外汇储备总额为10.79万亿美元,其中参与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报告成员的外储资产为7.9万亿美元。人民币外汇储备达845.1亿美元,占参与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报告成员外储资产的1.07%。

当前人民币国际化仍面临一些问题。(1)我国经济实力仍然不足,虽然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但人均GDP还比较低,只是发展中国家水平。(2)资本市场开放度不够,具体表现在:外国人持中国股的比例不足1%,外国公司到中国发行股票的比例也比较低。(3)政府对金融的管制较多,如外汇管制、人民币不能自由交换等。

“一带一路”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机遇

贸易合作的深化将促进人民币计价结算。据《中国日报》报道,2016年,中国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实现进出口额6.3万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0.6%,约占我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25.9%。由此可见中国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双边贸易潜力之大。“一带一路”带来的巨大投资需求为人民币国际化创造了有利条件。据新华社报道,2016年中国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5亿美元,占中国对外投资总额的8.5%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提出后,金砖国家开发银行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等金融平台也相继成立,旨在为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提供资金支持,推进基础设施建设,保障人民币国际化顺利进行。与此同时,也要重视“一带一路”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经济、政治和金融市场波动风险。

利用“一带一路”推进人民币国际化,可以采取以下策略。

深化经贸合作,扩大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计价和结算比例,特别注重能源和矿产等大宗产品的交易使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。进一步扩大市场开放,推进区域自贸区建设和升级,从而降低贸易合作成本,减少贸易壁垒,提高沿线国家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,扩大贸易规模。

加强国际投资合作,建立人民币直接投资区。据有关专家预测,未来十年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需要8万亿美元,到2040年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需要新增投资贷款18.5万亿美元,这些资金如果用人民币进行融资、贷款,将极大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化率。

加强政府间合作。中国可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政府签订双边或多边贸易、投资保护协议,降低贸易和投资壁垒,增加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企业的保障,减少因政府更替所带来的风险;建设自由贸易区,避免双重征税;签订货币互换协议,使用人民币投资和贸易结算,把人民币列入储备货币等。

建设区域资本市场。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证券、债券及外汇市场,可以参照“沪港通”、“深港通”模式,逐步开放我国的资本市场,鼓励区内的外国银行、企业、居民购买A股及人民币债券,还可以让区内的外国企业到中国资本市场上市,中国银行、企业和居民可以购买外国的股票与债券,中国企业也可以到国外上市,形成区域互联互通的资本市场,并按国际惯例加强管理,防范市场风险。

加强金融机构合作,建设人民币离岸市场。在金融机构合作方面,可开展人民币贷款、融资、结算业务,互设金融办事机构,方便各方企业融资、结算。巩固香港、新加坡人民币离岸中心地位,努力扩展和建立其他人民币离岸中心,为人民币国际化创造良好的条件。

防范金融风险。中国宏观经济环境稳定,但是中国的金融监管水平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还是比较大,金融业开放也正处于初期,金融监管体系尚未健全。因此,要健全完善金融监管法制体系。为此,国家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,调节当前金融市场的种种问题,并确保监管机构也处于法律的管制之下。为了防范国际金融风险,需要加强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各国政府和金融机构的合作,加强风险监控,争取建立我国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各国的信息共享机制,防止资金异常流动,打击洗黑钱和恶意炒作等行为。还可以设立风险防范共同基金,设立金融保险项目,为涉险企业保险理赔等。(2017年5月10日)

(作者系暨南大学国际商学院副教授、经济学博士、硕士生导师、国际商务教研室主任)

原文链接:http://econ.cssn.cn/jjx/jjx_gzf/201705/t20170510_3514001.shtml

(国际商学院)